16未成年

zqsg磕贾正 一起玩鸭
雷qg 13爱好者 一切开心最重要

天呐我瞎搞什么呢啊,写的是啥玩意儿,我哭了dbq大家对不起汽修厂啊啊啊

人一直都在变啊。我没参与的那些时光里你做了很多我不知道也难以过问的有趣的事情。现在也释怀啦!不可能有人会一直在原地等着你的,你也要让自己变得更好啊,可以的话就别一直多愁善感悲天悯人了。

——————————

    九月的风带着燥热向我袭来,太阳也还在试图改变我的肤色。我讨厌这个夏天,因为高温已经快把我和黄明昊的感情也给融化了。


      没来由的心烦。


      只是各自奔赴异地去读大学罢了,如果实在是想念,也可以坐车见面,况且还有手机呢,为何黄明昊会如此动气。

      我不明白,也很委屈。


      黄明昊厚厚的小嘴在我眼前一张一合,  我望着他发呆。大概他又赌气说了什么狠话吧,我的耳朵嗡嗡作响。数不清这是第几次了,无名的战火总是在我们之间悄悄蔓延,我筋疲力尽,几次张嘴想要辩驳却又把愤懑吞进肚子里。我按了按隐隐作痛的太阳穴,看着他气急败坏地夺门而出。


      在他跑出门后的第七分钟,我拿着一听冰可乐在离家最近的海边找到了他。在一起生活得太久了,他的这点小秘密早就被我摸的透透的,在我眼里甚至早已不算秘密。



“黄———-明———-昊———-”


      我气喘吁吁地站定在离他有二十米的岸边,举起可乐手足舞蹈地大喊着。连我自己都没察觉,我的语气里带着满满的撒娇的意味。


      但我看见他笑了。笑的好开心,没心没肺。


      他就是这么奇怪,总是阴晴不定,连我这样与他亲密无间的人有时都没法搞清他的小心思,怪烦人的。


      喏,就像现在,我无法确定他是否还像以前那样爱我。


     


      但在我即将坐上奔赴异乡的火车的前一晚,我终是知晓了那个少年密不透风的心意———————又一次翻云覆雨后,我听见他趴在我耳边用撩人的低音清楚地说:“朱正廷,你千万别忘了,我爱你。”


     “哪能”我扬起嘴角,用气音吐出两个字,心跳还在不停地加速。透过薄薄的窗帘,我想“今晚月色一定很美。”

《等你很久了》05

突然冒出的46让我好惊喜

。齐天大圣🌙:






蔡徐坤禁不住软磨硬泡,最终在朱正廷一声又一声的撒娇中败下阵来。大概是他私心太重了,把今天早上发生的事儿说出来时,脸还是不管不顾的烧了起来。


“坤坤啊,你是不是要守得云开见月明啦。”朱正廷抱着胳膊,一脸玩味的打趣着桌子上那个只肯露出两只耳朵的人。


这边蔡徐坤被闹了个大红脸,嚷嚷着要朱正廷陪自己去买领带,那边顾笑已经却找上了门。




范丞丞对于顾笑突然的造访,只愣怔了几秒便心如明镜。

“何必花那么多时间来找我。”范丞丞将人请进门,转身去倒了杯热水。

“丞丞,你想清楚了吗。只要你回来,我们还可以像从前那样……”顾笑说着才摘下墨镜,露出了满眼的疲惫。

范丞丞以为自己会像以前那样帮她揉揉太阳穴,可事实上他没有半点那样的想法。冷静到连他自己都惊讶。

“笑笑。”范丞丞将面前的热水往对面推了推。“你到现在,还是觉得,是我的错吗?”

“终究是要回去的不是吗?你看看你现在的生活,这是你要的吗?”

顾笑说话的声音有些大,可范丞丞只是轻巧的打断了她。




“笑笑,这种生活不是我要的,却全都拜你所赐。”




顾笑不明白一向对他言听计从的人现在怎么会这样冷漠,她抠着手里的杯子,眼神落在了一旁的照片上。


“是因为他吗?那个小职员?”


范丞丞好像不太听的惯顾笑这样称呼蔡徐坤。他起身走至窗边,看清了停在楼下的跑车,才喃喃而语。

是在说给顾笑听,也是在说给自己听。


“没有他,你今天大概只能去尸检处认领我了。”





领带拿到手时,蔡徐坤开心的一蹦三尺高。被晃到魂飞天外的朱正廷翻了个白眼,嘴上说着见色忘友,眼睛却因为蔡徐坤瘦削的下巴涩的发疼。


是真傻。



回公司时,人还不是很多。办公室里的电风扇吹的吱吱作响,总经理眉头紧蹙正等着他们。

“徐坤啊。今天有位新人要被推荐过来。顾女士点名了要你这个位置,你看……”




先崩盘那个人是朱正廷。

他本就是少爷脾气,当初那为了调查市情来这破公司工作的最后一点耐心也被磨尽。

一脚踹翻了一旁还在运作的打字机,几声冷哼就从鼻子挤了出来。


“顾女士?怎么,是那个JC人人都能穿的破鞋吗?口气这么大,不知道我这个朱氏财团的准接班人有没有这个面子,让人留下啊,嗯?”


总经理觉得自己今天极有可能在这儿把自己的小命交代了。左是业内龙头,右是财阀集团。老天爷一定是要亡他。


“算了,我明白啦。”蔡徐坤对这个消息倒是消化的很快,除了有点无力外,好像没有太气愤。

他不再理一旁急的跳脚的朱正廷,兀自收拾起了东西。在他看来,顾笑想搞他,轻而易举。


蔡徐坤去财务部结了工资就褪了工牌,朱正廷在后面叫他说要去喝两杯。他看了看时间觉得这会儿回去太早了些,就没拒绝。


小店的名字叫“有间酒馆”。店主是个看起来稚气未脱的男生,蔡徐坤在一旁划拉着手机迷迷糊糊听见朱正廷唤他。

“明昊,这是蔡徐坤。他有点难过,你要调杯甜甜的酒给他。”


黄明昊是个可爱的孩子,他点了点头说哥哥要进来帮忙啊。


蔡徐坤笑笑,精力没太放在这件事上。他刚才算了算一个月所需的花销,仅凭他现在的存款根本不够。




投出去几分简历后他才意识到该回家了,去后厨找人时,恰巧听见几声压抑的呻吟和几句低沉的哥哥。

蔡徐坤笑了笑退出酒馆,挂了块儿“暂不营业”的牌子便一个人赶去了地铁。




踩着点赶回家时,屋子里没开灯。蔡徐坤声音慌乱的去喊范丞丞,最后才在阳台上得了一点回应。

长舒了一口气去开灯,正好看见茶几上放着的两个杯子。

“顾笑来过?”蔡徐坤看着那杯沿儿上的口红便猜了个八九不离十。

“嗯,她后天订婚。”


这于蔡徐坤来说,是个敏感的话题。顾笑作为范丞丞二十年来唯一的一位女朋友,在JC里都以老板娘自称。

蔡徐坤有一次亲眼见到顾笑闹脾气,将范丞丞锁在办公室门口不让人进。嚣张跋扈的性格让他从那时起,就看不惯她。更何况是情敌关系了。


他猜不懂范丞丞的心思,也不明白他为什么要将这事而告诉自己。气氛一度尴尬到不能呼吸。




范丞丞从窗帘后走出来,才闻到屋子里弥漫的酒精味儿。

“你喝酒了?”

“嗯,和正廷喝了一点点。”蔡徐坤皱皱眉,才想到可能是在酒馆时间长了些,沾染上去的。


将杯子放回去后,蔡徐坤才适时的岔开了话题“你看这个领带还喜欢吗?”

范丞丞瞄了一眼,看盒子便知道这东西不便宜。他点点头说了声谢谢,便起身回了房间。


蔡徐坤憋着的一口气总算泄了出来。范丞丞这种反应他也习惯了。掏出手机翻看了一会儿,果然投出去的简历都石沉大海。


洗了澡爬上床,满脑子都是下个月的房租该怎么办。注意到范丞丞应该是睡着了,他才擦了擦还带着水渍的手,蹭上了范丞丞的被角。

可是蔡徐坤太累了,关掉手机后眼皮就一直在打架。撑着胳膊说了句晚安,嘴里还嘟囔着实在不行后天就去抢亲。后面他声音越来越小,直到昏昏沉沉,完全失去意识。







黑夜里背对着的人忽然转了个身,目光深沉的看了看被蔡徐坤拽的死紧的被角,道了句晚安。



低沉悦耳,千转百回。













【贾正】草莓和六月

写得太好了我超爱

echoiiii:

*私设ooc勿上升



(1)
春天的风携卷着凉意灌入宽大的校服外套的袖口里,把朱正廷里头穿着短袖裸露出来的一截手肘吹出一片鸡皮疙瘩。

二月末的春风还夹杂着冬天尾巴里严实的冷。

真冷啊。朱正廷想。

justin穿着比他身量要宽大很多的黑色卫衣,领口露出半边校服短袖的衣领和白花花明晃晃的锁骨,袖子好长,只有葱白似的手指露了个尖,搭在了生锈的天台栏杆上。

空气里依然弥漫着无人出声的尴尬期。即使当事人都不觉得有多尴尬,更多的是独属这个年纪里无法交流又不想服软的争斗。五分钟过去了。朱正廷瞄了一眼手表,随即又漫无目的地想五分钟可以干什么呢。做完数学卷倒数第二个大题的第二个小题。又或者是在课间吃完两个金枪鱼饭团和一碗草莓。

justin依旧是懒懒散散的模样,他撩着眼皮看朱正廷,在第一个五分钟结束前开了口。撒娇语调,逃避现实:“正廷——”

朱正廷的心软塌塌的,他服了软,他好饿,也不想呆在这里吹凉风了:“justin,离高考的日子不多了,你别胡闹。”

“谈恋爱是胡闹?”

“在高考前就是。”

“高考算个屁。”

“没了高考你才连屁都不算。”朱正廷有点生气,“你告诉我那个女生是谁,是谁让你高考前想这些有的没的。”

朱正廷觉得太阳穴突突地疼,脑子也搅得像浆糊,他连早餐都没吃就被拉去跟班主任谈话。理由很简单,朱正廷最好的朋友几乎当成亲弟弟的黄明昊被收了一封信,白色信封贴了个橘猫大头,粉红色信纸,写满了喜欢,不是喜欢两个字,不单纯是喜欢两个字。

全都是情诗。

“我想你跟他聊一聊,不要让早恋毁了他。”班主任最后这么说,顺带把那封橘猫大头的信也塞到了朱正廷的手里,朱正廷把它夹在了数学书的的后面,又看着数学书的封面走了半个小时的神。最后脸色如常地把数学书塞进抽屉里。连着橘猫大头,连着他的心神不定。

他抬头看了看黑板,距离高考还有109天的正楷用鲜红的颜色标了出来,像是惊雷穿透乌云炸开的一声响,陡留空旷惨淡又糟糕的回响。

朱正廷想起了不知道多少天前,这个牌刚被挂上黑板上面,justin大课间来找他,困得不行大半个身都赖在朱正廷身上,像只猫咪一样要睡不睡,黏糊糊地带着鼻音点评:“这个字好丑。”

朱正廷抬头看了一眼,“嗯”了一声又低头做题,justin换了个姿势蹭在他的肩窝上。头发扫在朱正廷的耳垂,痒痒的。

过了好久,久到朱正廷觉得justin应该是睡着了,这时候窝在他肩窝里的小孩好像说了句话。

他说,“快点过去吧。”

重压,浑浊,糟糕。

高三。

快点过去吧。



(2)
这场对话以justin的“你别管我。”结束了对话。

justin晃着袖子先走了,他最近好像又瘦了好多,发育中的少年像柳枝抽条,朝气又纤细。

回到课室的时候班主任照例站在讲台上进行每日的打鸡血演讲,从现在牵扯到高考牵扯到你未来的人生,朱正廷刚坐下来前桌就传下来的白纸、正方形,上面用正楷写了四个大字:“奋斗目标”

“好的同学们把你们的目标写上去,然后把字条贴在右上角,当你们不想学了就看一下。”班主任继续扯着嗓子说:“看看你是为什么奋斗的。”

朱正廷觉得烦,一张纸轻飘飘谈何承载梦想,他觉得好笑又无趣。但他是班里面的模范学生,他知道班主任希望的目光落在他的身上,像胶水粘在身上一样难受又无奈。

他想了想,写了当地最好的大学,字迹潦草。他想考去哪里他确实没想过,明明高考迫近,他满心满眼却只想知道justin想考哪里。想起justin,朱正廷朝他那个方向看了过去。

justin坐在窗户旁边,逆光把他精致的侧脸轮廓勾得一片模糊,他托着腮,像是光也不舍得落在他的鼻尖,在周围化成一片只属于他自己的,微小的尘埃宇宙。justin另外一只手捏着那张纸条,看了看,像是想到什么之后忽然笑了开来。

于是,宇宙化成温柔的水色,倒映浮尘倒影银河,映出少年眼里最盛大的无声的温柔情意。



从那天起justin开始不会主动去找朱正廷,他们心照不宣地疏离,justin开始变得努力。他课间也不会穿越半个教室找朱正廷为了靠在他肩膀上睡十分钟,更加不会总是莫名其妙地传纸条给他,上面歪歪扭扭地写着我好困啊和我们放学去吃寿司吧,后面大概还会跟着一个画的很丑的猫头或狗头。

曾经那些纸条被朱正廷一张一张叠好一起夹在了数学书的后面,跟justin那封情诗放在了一起。朱正廷觉得这些纸条像是他们曾经的遗书,以前那些日子都死了,他想,如果需要一场盛大的祭奠会是祭奠什么呢。

justin不会再上课打瞌睡了,街角到寿司店倒闭了,猫头和狗头好像只有那张皱巴巴的纸会记得长什么样子。朱正廷会想起justin那个笑,他觉得难过得不得了。

所有是什么呢?不是青春更不是过往。

是洪水猛兽,也是喜欢。




(3)
班主任心血来潮地检查每个人的小纸条,经过朱正廷的身边的时候看了朱正廷的目标,手掌拍着他的肩膀,大肆赞扬少年的志向跟无畏。朱正廷脸上的表情却甚至说不上是开心。

班主任检查到justin的时候朱正廷刚好把那张纸条撕了下来,攥在了手心里,他看向justin,后者也刚好看向了他。

“justin,你的纸条呢?”

“扔了。”justin说。

朱正廷想起那天justin明明写了,也贴在了右上角,然后再从书箱里掏出了一大本牛津词典压在了上面。

班主任一副要生气的样子,但估计是想到justin最近开始努力地学习,还是放缓了语气,“那你要记着你的目标啊。”

“一定。”

他的目标是什么呢?朱正廷想,黑板上面挂着的倒数板从“109”已经跳到了“79”,依旧是明晃晃的刺眼的鲜红。

他跟justin已经20天没有讲话了。


当“79”跳到了“59”那天,刚好是市二模当成绩发了下来。朱正廷依旧是第一,朱正廷连自己的成绩都没细看就一路看着成绩单往下数,目光卡在了四分之一的地方。

“黄明昊 班排10”

justin的努力他看在了眼里,其实他不用多留心就能发现justin越来越瘦,但他偏偏过于留心justin,他不仅瘦了,最近还经常过敏,中午饭又不好好吃。

于是他抽屉里常备着几只药膏,会带多一份便当,有时候是一碗草莓,如果还是没有鼓起勇气跟justin说话,这些都会落到同桌的肚子里。

长膘了三斤的同桌向他感叹justin的进步好大。从班级倒数第三进到了正数前十,朱正廷漫不经心地回答他justin本来就聪明,他从前只是不学。

“那现在怎么开始努力了啊——”同桌哀嚎,“聪明了不起啊,进步跟玩儿似的。”

“justin底子又不差。”朱正廷想起了那封橘猫大头的情诗,又想起了justin那个笑,过了一会才轻轻回答:“而且现在,可能有了奋斗的目标吧。”

同桌又嚎了两声,然后猥琐兮兮地靠了上来:“今天还有草莓吗!”

朱正廷的抽屉里还有用玻璃的饭盒装着的一碗草莓,他看了看成绩单上黄明昊三个字,“没有了,你看看你的肉。”

今天刚好是周五,晚上不用上晚自习就能回家,朱正廷在放学之后收拾好东西已经看到了justin背着书包约了朋友去打球,心里有点可惜那碗草莓要被倒掉了。

有点舍不得,朱正廷干脆放在桌面上就走了,明明同样是等待草莓变烂的过程,在垃圾桶里和在桌子上心里总是不一样。

朱正廷一个人慢悠悠地走回家,刚拐到路口,以前这里是一间寿司店,他跟justin最喜欢星期五放学了之后来这里吃寿司,他喜欢三文鱼寿司,justin喜欢天妇罗。后来倒闭了,在他跟justin冷战开始没多久以后。

朱正廷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很想知道justin那张纸条上写的是什么,他转身往回走。

偷偷看一眼,就看一眼。

他觉得草莓腐烂的过程,像是他喜欢上justin一样,是好奇,是必然,是既定命理。



(4)
朱正廷没想过justin在抽烟。

教室里空荡荡的,已经是傍晚,外面是沉郁的毫无参杂的灰色,夕阳压着一线天光化作翻滚的烟霞。他的侧脸完全被霾色笼罩,精致的下颌线有细碎的透光。

他指尖有一点橘色的亮,是炙热的灼人的颜色。朱正廷想抬手敲一下门,justin却心有灵犀似地侧过头来。两人的视线在黑暗里交汇,带着彼此都说不清楚的缠绵悱恻的意味。

空气里好沉默。朱正廷想起来那碗草莓,忽然间觉得给justin也是很好的。如果里面有一颗最甜的,能让justin开心的笑一笑那样的甜,那就更好了。

过了不知道多久,久到朱正廷脚都开始发麻。他才听到justin很轻很轻地开口。

他说,“你过来,让我抱抱。”


朱正廷大概很难忘记这个拥抱,他们头顶是“59天”的倒计时牌,justin的骨头有点咯人,他的手紧紧搂着他的腰,把头埋在他的肩窝里。

他的怀里有淡淡的烟草味道。

从那天以后他们的关系变得更加难以形容,明明依旧没有和好,不会去找对方,但每次朱正廷看向justin的时候都能恰好迎接一个对视。他的便当和草莓有了去向,数学书或者是英语书封面开始出现画的歪歪扭扭的狗头和猫头,后面接了个加油或者等我,更多时候是一个猪头的表情。

时间从那天起开始变得很快,从“59”变成了“39”,后来剩下“19”天的时候justin终于跟他讲了第一句话。他捏着一颗草莓穿越大半个班级递到朱正廷面前,“这颗好甜,你尝尝。”

朱正廷自然地就着他的手吃了那颗草莓,很甜,烫得舌尖发腻。他没有由来地问justin:“你那张目标的纸上写了什么。”

justin慢悠悠地说了朱正廷之前想考的那间学校,“我不是说等我吗。”

朱正廷说好,我等你。目光越过他的身影,看向justin桌面上那本没有挪过位置的牛津词典。




(5)
高考实在是件过分简单的事情。

考完高考那一个下午回到班里同学们都在扔书狂欢,吵闹声像潮水一样冲刷着他的耳膜。justin还没回班,朱正廷如愿以偿擅自去到他的座位上,掀开那本牛津词典那一刻他手有点抖。连高考答卷都没紧张的心里突然蔓延出慌乱。

那张正方形的白纸上“奋斗目标”下面龙飞凤舞地写了三个字。

只有三个字。

朱正廷。








—————————————

原本这篇文应该叫《未成年人爱情故事》,但后来觉得不应该鼓励早恋,所以瞎取了一个。

说出来可能有点害羞,但我的奋斗目标的小纸条里也是写了朱正廷三个字(捂脸

大家晚安鸭!!!

当我们开始相信真相是真




11:46

黄明昊轻手轻脚的从床上爬了起来,推开房门摸着黑走到了阳台。
他把两手抵在护栏上,仰着头望着天上唯一亮着的那颗星星。

一阵风吹来,黄明昊轻轻闭上了眼睛。
刚下完暴雨的夏夜格外凉爽。

黄明昊穿着松松垮垮的背心,风钻进衣服引得他打了个哆嗦。真奇怪,明明感觉热怎么身体还会抖呢。




“又睡不着啊”
一双温热的手触上黄明昊的肩头,再低头时黄明昊发现自己已经披上了件薄衬衫。

黄明昊对身后的人是谁了然于心,没等那人的手离开自己的身体,就转过了身子把自己缩进他的怀里。
“正廷......”

“怎么了,突然这么委屈,怪可怜的”
朱正廷笑了,他不知道自己的眼角在那瞬间也悄然掉落了一滴泪珠。

“我们还要这样多久......我不喜欢......”
“我也不喜欢”

朱正廷苦笑着,不知道怎么安慰这个多愁善感却总把心事藏在心底的小孩,想像以前一样让他的头靠在自己的肩上,却发现黄明昊已经比自己高了,再没法顺利完成这个举动了。

黄明昊在发现自己已经没法自然的靠上去的时候也笑了,眼泪从睫毛里抖落下来,嘴角的笑意不知是想表达开心还是无奈。

长大了是不是就代表我们都会变呢。

不,就算所有人都会变,我们也不会变。我总是说我不相信永远,可是我相信你啊。






但,

为什么点兵点将点到你却不能是你。

为什么我们不能流露自己的真心。

为什么其实我想抱你却没法抱你。

黄明昊哭得很凶,眼泪一直在往下掉,胸前的白色布料已经湿透了。朱正廷想去安慰却发现自己的眼角也是湿润的,他只能笑着用手背无声地为黄明昊擦去泪水。

好安静,现在只能听见夜晚的蝉鸣。

要是时间停在这一刻也不错。只有我们俩。




“你别笑了”
“朱正廷你别笑了”
“我知道你不开心”
黄明昊注视着眼前这个咧着嘴角的朱正廷,一字一句的说着。


朱正廷无奈又宠溺地揉了揉黄明昊睡得乱糟糟的头发,顺势而下的手还趁机勾了勾黄明昊的鼻子。

“为什么不笑啊”
“不开心也要笑”
“不能让别人知道我不开心啊”
朱正廷还是笑着,他耐心地擦去黄明昊下巴上不停滑落的泪珠,“你呀......”
“记得我们的约定吗,要一起出道的约定。嗯......现在我想再和你做一个约定,我们还要一起加油”

“好,我们一起加油”
黄明昊咧开嘴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满口答应着,泪珠滚进了嘴里。

只有黄明昊知道,那颗泪珠是甜的。






*舞了一个对于今天发生的事情的短篇脑洞,我觉得这篇文更像是我自己的一种宣泄,文中他们所想的也是我所想的。在这里也私心希望所有花朵都死磕到底,因为他们也在坚持着,我们要相信真相是真。

芒果兔:

小贾,终究还是顾虑得太多了。


明明是个16岁的孩子,却好像经历过太多也看开了太多。
很多时候,他的孩子气都让我感觉不是真的,而像是——“嗯这里我该开心,我该表现得孩子气”。


懂得太多是真,小孩应有的叛逆也是真。


所以我气他一次次逃避放开哥哥的手,却又在他看着哥哥与别人玩乐而露出落寞眼神的时候,止不住的心疼。


不管带不带cp,我相信哥哥在你心中一定有重要的一席之位。毕竟是陪你一路走来的人,就算没有情,习惯也是个很可怕的东西。


大概你性格就是这样吧。
本也就是不擅长表达爱的人。


可我还是希望你能大胆表达一次。
趁着年轻才能无所畏惧。
等你们都迈向更高的地方时,可能连表达的机会都没有了。


所以现在,慢点长大吧,小孩。
请像个孩子一样任性表达爱意一次吧。


顾忌太多的话,太累了。
那个人,也会累的。


今天我死辽
46!46!46!
jzszd🔒

置顶🔝

小小心愿:
请让那个叫黄明昊的小屁孩和那个叫朱正廷的小猪头每天都开心吧 ​​​

小姐妹 @Limited_provision 

希望每篇文章都可以收获你们的评论呀~
如果想交朋友或者一起写文也都可以私信我~

愿点进我的主页的你收获了快乐(⁎⁍̴̛ᴗ⁍̴̛⁎)

某人真的好幼稚

*现实向
*短打 真的超短
*甜甜小脑洞请收下




黄明昊擦着刚洗完的头发,浑身湿漉漉地从浴室走了出来。

“叮”
是谁给自己发微信了呢


啊!是正廷!

哼,我就知道他肯定想我了。

这个嘴硬的家伙,就是不肯亲口说出来。

让我看看他发了什么。


把湿湿的手往床单上抹了抹,黄明昊马上点进备注“小猪头”的微信聊天页面。

朱正廷给自己发了一个视频。



怎么回事,脑袋怎么晕乎乎的。

看完视频的黄明昊捂着心口再无法直视撩人的朱正廷了,自己这条小命都已经被朱正廷抢走了。
黄明昊心情大好,累了一天的所有不爽快一下子都跑光了,美滋滋的打了一串字
“呜呜呜真想快点见到贝贝”

怎么感觉怪怪的。

刚想点击发送,黄明昊突然感觉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于是他又一次点进了视频。


呵呵。

看着视频里硕大的“抖音”二字,黄明昊的高涨的热情一下子跌倒了谷底。

什么嘛,搞了半天,不是给我录的啊。


黄明昊越想越气,那人长长的睫毛,迷人的笑容,可爱的wink,这些统统被别人看了去,要知道平日里这些都只是专属于自己的啊。黄明昊感觉自己藏着捧着的宝贝被不轨之徒给偷窥了,气的不行,噼里啪啦地敲着键盘,最后却只发了一个字
“哼”



“叮”
朱正廷听到提示音,放下小龙虾赶紧拿起了手机,边噘着手指上的油,边满心欢喜地想着小孩会不会撒娇说想自己了,又或是发来语音宠溺地叫自己宝贝。


千算万算,朱正廷怎么也没想到得到的回应竟是个冷冰冰的“哼”字,他一下子泄了气,把手机扔到一边,瘫在了沙发上。

唉。

这个弟弟真是越来越琢磨不透了,知道他肯定想自己想的不行却不好意思开口,照顾他的面子主动把刚更新的视频给他发了过去,却成了热脸贴冷屁股,这叫人怎么不生气啊。

果然就是幼稚的小屁孩!




于是,
一场冷战又莫名其妙地爆发了。









“哟,你回来了呀”

丁泽仁刚打开大门,看见的就是一脸疲惫的黄明昊。


沙发上的黄新淳斜了斜眼,黄明昊顺着他的目光看向了楼上紧闭的那扇房门,心里有些后悔却又故作不在意地说:“咋了,你们又惹他生气了?”


“我的小祖宗嘞,我们哪敢惹正廷生气啊,我看明明是你自己招惹他了吧”
丁泽仁边说边把黄明昊往楼上推,“去去去,一人做事一人当,自己把问题解决了啊”

黄新淳也露出了姨母笑,点点头做了个加油的手势,算是个无声的鼓励。



刚回到家行李都没放的黄明昊就这样莫名其妙地被推到了朱正廷的房门前,正想着敲门的理由呢,门就自己打开了。


开门的人正是自己心心念念的那个宝贝。黑发乖顺的地垂了下来,长长的睫毛遮住了好看的眼眸,粉唇微启,圆润的肩头从宽松的衣服里探出来,裤脚下是两只白白的瘦瘦的脚。


“贝贝,我说了几次了,就算在家也不能光脚踩在地板上,着凉了会生病的......”

“闭嘴!我不听!黄明昊你个大坏蛋,幼稚鬼!”


黄明昊盯着朱正廷光溜溜的的脚丫,没来由地便唠叨了起来,还没过瘾呢,就被朱正廷边大叫着边拉进了房间。

日思夜想的那个人现在正靠在自己的怀里,熟悉的味道一股子涌进了黄明昊的鼻腔,让他莫名地安下了心,就这么任由朱正廷抱着自己。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
朱正廷终于抬起了头,红着眼睛咬着嘴唇的模样实在是楚楚动人,黄明昊看得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年纪轻轻倒是挺色的啊,你个小色鬼”
朱正廷红着脸赶紧低下了头。


“那贝贝要满足一下我这个小色鬼吗”
黄明昊凑近朱正廷,促使两个人的鼻尖碰在了一起,而后不怀好意的笑着。




“哼,看!你!表!现!”



“对不起嘛贝贝,我不该对你发脾气不该不理你,不应该吃醋不应该这么幼稚,都是我的错,原谅我吧,好不好嘛......唔......”



行呗,黄明昊又一次被打断了,这次的罪魁祸首嘛就是朱正廷那张软绵绵的小嘴呀。




over!